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谜题解答 > 历史解密历史解密

甲午海战悲歌:定远舰竟被日本人拆卸用来建别墅,定远舰

admin2022-04-26 03:42:19历史解密0人已围观

简介甲午中日战争失利后,曾经排名世界第六,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被日本联合舰队彻底肢解。曾经作为北洋水师的三大主力舰——“镇远”、“济远”、“定远”各自在战后的结局不可谓不

甲午中日战争失利后,曾经排名世界第六,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被日本联合舰队彻底肢解。曾经作为北洋水师的三大主力舰——“镇远”、“济远”、“定远”各自在战后的结局不可谓不悲惨。其中镇远后来被编入日本舰队使用,而定远被日本人用来拆建别墅。

1868年,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开始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国力日渐强盛。当时的日本,正交叉进行两次工业革命。到1888年,日本产业革命出现高潮,因此,急需对外的商品输出和资本输出。但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国内本身就资源匮乏市场狭小,加之国内封建残余势力的浓厚及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的尖锐,因此,以天皇为首的日本统治集团急于从对外扩张中寻求出路。

部分镇远、定远两舰在日遗物:

定远舰部分残骸(装甲板、水密门等)建造的定远馆,于福冈县太宰府市

首败于丰岛海战,再败于黄海海战,三败于威海卫老巢,北洋水师在1894年的甲午海战中被日本海军打得全军覆没,一直都是无数国人心中永远的痛。当年北洋水师坐拥定远号和致远号这两艘称雄亚洲的铁甲巨舰,号称实力世界第九、亚洲第一,可为什么还会被日本海军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呢?

定远舰长办公桌,于福冈县太宰府市光明禅寺

定远舰舵轮两枚,一枚于东京靖国神社,一枚于长崎县长崎市的格拉巴宅邸

人们都忘不了中日甲午海战。可是对此前北洋水师两次访问日本却并不十分了解,然而,正是北洋水师炫耀、威慑式的访问,直接或间接促成了日本海军的崛起,仅三年之后,日本海军便打败了大清国海军,致使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镇远舰船钟2只,一只于神奈川县小田原市小田原高校,一只于香川县三丰郡栗岛海洋纪念馆

镇远舰实心弹2枚,于神奈川县横须贺市三笠舰纪念公园

北洋水师的来访,使日本看到了中国海军的实力。也给已把中国作为头号假想敌的日本政坛和军界以极大的刺激。就在日本天皇接见北洋水师管带的前一天,日本内阁既提出了5860万元的海军支出方案,计划在9年内建造1万吨级的铁甲舰4艘和巡洋舰6艘,获得了国会的通过。

镇远舰305毫米炮弹两枚,一枚于和歌山县须佐神社,一枚于奈良市冰室神社

定远舰炮弹一枚,于长崎县佐世保市的旧海军佐世保墓地

镇远舰铁锚一只,于岗山县吉备津福田海本部

定远舰妈祖神龛,于福冈市博多区东公园内元寇史料馆

镇远舰指挥舱陈设炮、大清海图,于美国亚洲文化学院历史博物馆

巨舰:坚船利炮震惊日朝野

1887年3月,天皇特下令从内库拨款30万元作为海防补助费,全国的贵族和富豪也都竞相为海防捐款,于是9月底捐款数就达到103.8万日元,至翌年初更是达到了203万日元之多。这些资金全被用作扩充海军军备。

战争,虽然带来了“痛”,但是,却不能那被人“肆意”的“嘲弄”。国富军强,不是口号,国家只有真正壮大,军队才有了依赖的靠山。也只有更强大,才能让那些依旧流落于它乡的“遗物”不再被人“轻视”。这样,先人们的种种壮举,才会有他们的真正意义。

洋务大臣李鸿章兴建北洋水师之初,通过中国海关总司赫德向英国阿姆斯特朗造船公司购入用于近海防御的小吨位炮艇,俗称“蚊子船”,后又购进可作远洋作战的巡洋舰“超勇”与“扬威”。李鸿章对赫德其人与这家英国公司大为不满,由是将目光转向他处。

一八八○年,李鸿章命出使德国大臣李凤苞在德国伏尔铿(Vulcan)造船厂以二百八十三万両银和六十八万両银的造价,督造两艘长九十四点五米、宽十八米、吃水六米、排水量七千六百七十吨、航速十五节的铁甲舰(SteelBattleship)与一艘长七十二米、宽十点四米、吃水四点八米、排水量二千三百吨、航速十五节的穹甲巡洋舰(ArmourDeckCruiser)。李鸿章亲为三舰拟题舰名──“定远”、“镇远”和“济远”,分别于一八八一年十二月、一八八二年十一月与一八八三年十二月下水。军舰造竣之时,适值中法在越南发生战事,严守中立的德国拖延交货日期,直至中法停战议和,才将三艘军舰移交中国使用。

一八八五年七月三日,接替李凤苞任出使德国大臣的许景澄来到基尔港,先是祭天然后登舰,为三舰船员饯行。三艘军舰共雇外国水手官兵四百余人。典礼完毕,军舰拉响汽笛,开始了驶向东方古老帝国的航程,于十月抵达天津大沽港。三舰为当时“世界第三舰”,仅次于英国“英弗来息白”号(Inflexible,长一百零四点八五米)和德国“萨克森”号(Sachsen,长九十八米)。一八八六年八月,北洋水师出访日本,军舰停泊于日本长崎港。大清国坚船利炮,引起日本朝野一片惊恐。日本军部遂以三舰为假想敌,加紧海上军事训练,寻找机会同北洋水师一较高下。

作为末落帝国的大清朝庭确实有其腐朽衰败的一面,可若日本政府若没有卧薪尝胆的坚定信念,没有拼死一搏的武士道精神,也不可能成为北洋水师的掘墓人。如今美国这个超级大国也开始走下坡路了,日本的雄心壮志早已被阉割干净,谁又能成为单极世界的终结者,将美国太平洋舰队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让我们拭目以待!

镇远:拆解展览羞辱中国人

记得曾经观看《甲午风云》这部电影时,有一个片段让人感触很深。在黄海海战之时,北洋水师的兵勇在用大炮击中了日本军舰之后,刚欢呼完却发现炮弹并没有爆炸,而紧接着日本军舰射过来的炮弹却把甲板上的清兵炸得人仰马翻。一个炮手感觉不对立即将炮弹拆开,终于发现原来炮弹弹头里竟没有装炸药,而是装的黄土泥巴。炮手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又接连折开了几枚炮弹,结果里面真的全是泥巴。绝望的炮手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袍泽,不禁悲从中来泪流满面。但当他抬头看到不远处正喷吐火蛇的日本军舰,又毅然擦干了泪水冲上了炮位为复仇而战。是谁坑害了英勇的北洋水师?是紫禁城中贪图享乐的老佛爷,是庙堂之上营私舞弊的官老爷,还是积重难返的封建制度?

近代史称列强以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大门;但中国拥有了真正的坚船利炮,却仍难逃丧师辱国的命运。这恐怕是李鸿章们所始料未及的。一八九四年七月二十五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镇远”舰在鸭绿江口大东沟附近海域与日军主力遭遇,战斗十分激烈。管带林泰曾带领全舰官兵宣誓:“舰存与存,舰亡与亡。”配合“定远”舰作战,与日军五舰拚杀,重创日舰“西京丸”。“镇远”亦多处受伤,然仍一面救火一面抵敌。

日本海军并未打算放北洋水师一马,而是继续步步紧逼,将北洋水师围困于威海港之内想要来一个斩草除根。在岸防炮的支援下,再加上北洋水师剩下的主力舰船上还有数量众多的大口径火炮,日本舰队一时半伙儿根本就不敢冲进港口。既然来硬得不行,那么就来玩阴的。日本海军利用夜色的掩护,偷偷派遣成群的鱼雷快艇潜入了威海港,对北洋水师发起了连续的鱼雷攻击。定远号铁甲舰被鱼雷直接命中坐沉搁浅,镇远号铁甲舰投降被虏。孤立无援、军心涣散的北洋水师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挣扎,就被日本海军彻底吃干抹净了。

济远:遭遇水雷海葬洋头洼

一八九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济远”舰护送兵船去朝鲜返航途中,与日本巡洋舰“吉野”、“秋津洲”、“浪速”在丰岛附近海域遭遇,展开激烈战斗。大副、二副相继中弹身亡,管带方伯谦驾舰西撤;水兵王国成、李仕茂以尾炮击退追击之日舰“吉野”。

一九○四年,“济远”舰参加日俄战争,驶向旅顺口海域。十年寄人篱下风尘辗转,终得脱离东瀛返归故里之机会,不意于十一月三十日被俄水雷炸沉于洋头洼海域,距旅顺西海岸一点九浬,水深四十六米。

一九八六、一九八八年,国家旅游局两次拨款三百万元,用于“济远”舰打捞工程。威海市文物旅游部门委托烟台救捞局救捞工程队和江苏海洋工程公司探摸打捞,共出水前主炮、速射炮、主桅杆、主锚、绞车、吊艇架等文物一百三十二件组,计三百余件,经保护处理,陈列于山东威海刘公岛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供人们参观凭吊。

定远:悲歌一曲自沉威海湾

一八九四年八月十八日,中日两国海军主力在黄海遭遇,展开激战。“定远”舰管带刘步蟾指挥军舰英勇作战,“不稍退避”,重创日军旗舰“松岛”号。刘步蟾因功升任记名提督;提督丁汝昌负伤离舰,刘步蟾代理提督。

一八九五年一月十一日,“定远”舰被偷袭威海港的日军鱼雷艇击伤,搁浅在刘公岛东部浅滩上,进水严重。为防战舰落入敌手,丁汝昌、刘步蟾于一月十六日下令将“定远”舰炸沉于威海湾。刘步蟾目送心爱的战舰慢慢下沉,举枪自杀殉国,实践其“苟丧舰,必自裁”的誓言,年四十四岁。

为使今人不忘历史、牢记国耻,二○○二年山东威海市斥资五千万元,由中船重工七○一研究所以一:一比例,按“定远”舰原貌复制、再现清末北洋水师这艘旗舰的风采。二○○五年,纪念舰停泊于威海港北码头,与刘公岛隔海相望,成为威海市一道靓丽风景与标志性人文景观。

很赞哦! ()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