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谜题解答 > 历史解密历史解密

豪强趁儒家化转型控制基层架空乡贤致西汉灭亡

admin2022-05-22 12:44:16历史解密0人已围观

简介田制崩坏汉代迎来兼并汉初实行国家授田制度,按军功授田,创造了一大批大小地主和自耕农,并迅速安定了汉初的政治局面。国家授田制度是在地广人稀的背景下实施的,由于当时人地矛盾

田制崩坏汉代迎来兼并

汉初实行国家授田制度,按军功授田,创造了一大批大小地主和自耕农,并迅速安定了汉初的政治局面。

国家授田制度是在地广人稀的背景下实施的,由于当时人地矛盾并不突出,再加上国家对小农经济的扶持,新立户者一般可以获得百亩左右的土地,即便存在不足,也不会相差太远。这个制度一直维持到吕后时代,还能够正常发挥作用。

每个朝代都有其鲜明的特点,而宋代的时代特点就是变革,从政治方面到经济方面,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变革一词很好的体现在宋代的历史大潮中。在宋代,生产工具进步,农田水利发展,精耕细作的生产方式,亩产得到提高;手工业方面也取得了很大进步,纺织业,矿业,造船业,制瓷业等产业技术和规模都得到很大的发展;商业和商品经济也繁华发展,市场自由化程度得到提高,货币金融业快速发展;财产私有制制度逐步建立,表现为土地私有制的巩固,租佃关系发展和对市场主体财产的保护。正是这些社会产能的发展,大力推进了乡名的更改。

兼并使得本来就十分脆弱的小农的土地日益集中在这部分人手中,导致小农不断陷入破产的境地。

随着武帝以降,授田制的废止,再加上豪强势力对小农的兼并导致其破产流亡和大量奴婢化,国家在乡里的控制就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而百姓一旦沦身为奴裨则意味着国家对其人身的、经济的控制权的丧失。国家无力从根本上解决土地兼并对国家在乡里人身、经济控制带来的冲击。所以面对小农破产,西汉中期后的君臣在对流民“招流”的同时,呼声最高的便是“限奴”,与之相伴的则是企图从一定程度上解决小农破产之源的“限田”。由此掀起西汉中后期国家与豪强间围绕土地和奴牌问题的经济和人身控制权争夺。

山东,文化之乡,儒家文化发源地,创立人孔子、孟子都是出生于此,墨家思想创始人的墨子、军事家孙子的故乡,不仅有着一大批能人志士,还盛产大量的优质温温带水果,也享有“中国温带水果之乡”的美誉。

而能与国家争夺土地和奴婢的豪强的崛起,正是西汉基层治理崩坏的结果。

豪强抬头架空乡贤控制基层

秦和西汉前期,国家在乡三老、里父老等具有基层乡贤的选用中具有主导地位,当时国家对乡里强宗大家的抑制和垂直型乡里行政体系的存在,当时的乡里权力结构体现出极强的王权一元支配色彩。三老、父老体系充其量是国家在乡里一元支配的组成部分而已,至于孝悌和力田之属更是如此。对基层的控制实际是相当严密的。

这个时期,国家对可能同自己争夺基层控制权的乡里大宗豪强保持高度谨慎的态度,对其的预防大于依赖,对其武断乡曲及不法现象只要王权需要完全掌握纵横打击的主动权。

两宋时期,乡名进行了一次大的修改,有大量的乡名被修改了,除了乡名的重要性外,还有就是乡与其他行政机构相比,乡的性质更加强烈。乡并不是最小的行政区域,乡之下还有很多更小的行政区域,乡在其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它即可以同上级保持很好的关系,可以直接同当权者对话,又可以对下级行政单位进行很好的管理,而且乡的可操纵性也相对更强。

自汉武帝确立“独尊儒术”之后,新儒学成了汉帝国的正统思想,为了加大推行力度,鼓励基层士人攻读儒家经典,汉政权把学习《六经》和出任国家官吏结为一体。这无疑加速了儒学的普及。至平帝时全国自中央、郡(国)、县、乡至基层的里,建立起完整的教育体系。里部的学校“序”是幼童学习的专门场所,自此以后,所有里部幼童必须接受儒学教育。

为了加大政治教育的普及力度,汉代政府使出治民杀手锏,把攻读五经和入仕做官对接,这把里部民众的思想控制水平在制度层面上推向其极限高度。

在“以孝治天下”的温情面纱下,汉政府对于“通财共居”的现象采取默认甚至是鼓励的态度,产生于血缘关系基础上的儒家“亲亲、尊尊”思想成为社会的主流。这样的局面下,通族合宗的宗法血缘聚落集团“聚”大量出现,改变着本由小农主导的基层社会结构。

随着这种乡里百姓之间的宗族结合出现进一步加强的趋势,乡里豪族势力不断发展,主要表现为以豪族为主体的宗族、豪强力量的增强和在乡里影响的扩大。地主、官僚和商人三位一体的结合日益紧密,而原来在乡里有影响的诸强宗大家中的一部份也有机会成为统治阶级的一员,进而凭借这种政治以及经济的优势,很容易以其家族为中心形成盘踞乡里的豪族势力。秦和汉初一直饱受打击的豪强势力开始抬头了。

另一方面,武帝算缗以前,豪强阶层主要活跃在流通领域,生产性投资也局限于开矿、冶铁、煮盐、铸钱等部门,兼并土地的问题尚不突出,故有“未有并兼之害”的说法,故这一时期流民问题并不突出。

但武帝对工虞商贾不加分别的毁灭性打击政策,虽使豪强在一定时期销声匿迹,但这造成豪强资金大量回流农村,使得豪强势力在基层之间坐大。

随着乡里宗族豪强势力的发展,乡官父老等乡里职能性控制人员逐渐为乡里豪强大族出身的豪民所占据。

乡官大多有位无禄,有秩、啬夫等虽为郡县属吏出任,但却“职斯禄薄”,斗食而已。但乡官毕竟是广大农村的头面人物,众望所归,还有机会迁升为郡县属吏,乃至地方长吏,故也不失为豪民从政之一途。

豪民拥有雄厚的财力,因在乡里气指颐使、偷税抗税、辜榷奸利、大放私债,间接地左右着汉代的乡里政权。

在唐宋的变革中,乡名的更改是其中最小的一个改革,但是其中的作用却不容忽视,乡名的改变,不仅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也满足了统治者更好的加强集权管理的需求,同时,宋代的儒家思想得到进一步升华,乡名的改变,也将当时思想文化的雅化和儒化趋势表现的淋漓尽致。

宋代有许多乡名更改的情况,这种现象的背后体现了宋代经济发展和社会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同时,体现了统治者对于皇权统治的进一步加强,通过乡名的改变,表现出儒家思想对民众的进一步渗透,宋代也将迎来儒家思想的一个全盛发展时期。

由此,豪民买通、权钱结合、对乡里政权的控制步入了新的阶段。

乡里宗族豪强势力的强势发展,随之而来的是更加肆无忌惮的兼并。由于官僚、地主和商人三位一体的结构特征以及兼并的普遍发展,再采取直接打击的举措已经不可能。而乡里政权排解纠纷、组织生产、赈灾扶贫等行政职能丧失殆尽,农民破产流亡的势态一发而不可收。统治者转而企图通过“限田”、“限奴”的办法来抑制兼并,以解决农民大批失地流亡和沦身为奴脾的现实危机。

但这时国家所能做的,只是将地方上危害极大、武断乡曲的豪强清除掉,而不能改变总体上基层势力壮大的格局。如此,矛盾的积累便会在总体上爆发,国家政权的瓦解与基层控制结构的解体只是同一种结果的两种体现罢了。

于是,随着乡里兼并之害的继续发展,乡里小农经济日趋脆弱,国家在乡里的统治基础开始发生动摇,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并最终导致了西汉王朝的灭亡。

儒家学术普及为王莽上位打造条件

儒家文化圈,也叫汉字文化圈,是以儒家文化构建基础社会的区域的统称,指的是文化相近、历史上受中国政治及中华文化影响、过去或现在使用汉字、并曾共同使用文言文作为书面语、覆盖东亚及东南亚部分地区的文化区域。

士大夫儒生们在政治上逐渐得势,便要施展发挥他们所抱的政治理想,即要实现“内圣外王”的纯粹“王道”。

其次,乡名的更改,也体现了当时宋代对文教事业的重视,宋朝的文学气息特别浓厚,重文抑武成风,宋太宗打压武将,让文官在朝廷中独大,而同时文教只是一种手段和方法,皇权的最终目的,还是大肆进行科举制度,让宋朝在文风鼎盛的时代中,繁盛发展。

西汉统治者既然一方面对于愈演愈烈的土地兼并、奴隶问题、流民问题一筹莫展,另一方面又荒淫腐败,丧权败德,那么让西汉统治者“让贤”,让有道德有能力解决社会危机的新圣人人上台就成为了当时社会的共识。这就为王莽的上台,受“汉禅”而变法提供了一种理论基础。

而王莽完全符合儒家的要求和标准。一方面,他自幼以名儒为师,非常注重个人的内在修养。而且身为外戚,掌握朝廷权力。拥有通过社会实践,将自我内在的人格力量外化于世俗社会的价值创造之中,实现“内圣”与“外王”的统一,使整个社会都变成泛道德主义的“王道”之世的条件。另一方面,对于具体的兼并、奴婢、流民等社会危机,王莽也提出了“王田私属”制等具体的解决方案。

于是,王莽代汉,便一蹴而就。

很赞哦! ()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